栏目导航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13148100162
地址: 广州市天河区
当前位置:足球万岁指南
吴优专栏:听老革命讲那过去的故事
发布日期:2020-06-12
金门战役后被俘的解放军战士。        周末,我带着78岁的老父亲去省城探望他92岁的老大哥,夜里两家人欢聚一堂,共进晚餐。席间,两位老朋友坐在一起,相谈甚欢,那几十年的友谊,早已化作了满满的亲情。        在省城的这位老人家是位1940年就参加了新四军的老革命,从抗日战争打到解放战争,从长江以北一路攻击向南,直到金门。一贯作战勇猛,所获战功无数。老人家直到今天依旧喜欢关心国家大事、国际形势,也会看抗日神剧,也依旧会心潮起伏,不过激动之余,往往会说上几句,那仗不是这么打的。的确,当年我军的物资奇缺,一首顺口溜:“早上青青菜,晚上菜青青,厨房刀声响,又是菜遭殃”,诙谐地反映了伙食的单调。相比起吃住行,军品供应不足的问题就更突出了,山寨的子弹、手榴弹性能往往也不大靠谱。武器弹药的匮乏直接导致了平时射击等军事技能训练的不足,营养和休息的亏欠使我军在和日军的近身格斗中也很难占到便宜。往往扫荡的只有几个鬼子,却着实奈何不了敌人。“一探头就被打着了。”老人家如是说。        这位老革命,当年的连长,曾经带着战士和民兵,300多人把几十个清乡的日伪军围在几栋民房里,其中大约有十多个鬼子。但战士们的子弹却常常不能击发,即便击发也无法有效穿透民房的墙壁,弹道也时常有些飘忽不定,完全无法压制对方的火力。这位连长接连丢出的三颗手榴弹竟然都没炸响,然后敌人就反攻了,我军便散去了。老革命腿上中了一枪,黄昏时分被送到日据时期的江北医院,不成想同病房竟然还住着一个白天被打伤的伪军。更不巧的是,夜间又有鬼子前来探望那名伪军,接着又问这位连长如何受的伤。老革命虽然当时心中忐忑,但在关键时候却毫不含糊,自称是围观群众,为流弹所伤,这才糊弄过去。午夜时分,这位连长裹着医院里的药品纱布,带伤翻墙遁去……根据官方资料记载,新四军在该战区的反清乡斗争最为激烈的近两年时间里,共发动战斗2600余次,毙、俘、伤日伪军5600余名,其中击毙日军数百名。如此算来,如果每一集抗战剧描述一次战斗,五集才能看到击毙一名日军,的确是会有看不下去的感觉。        抗战结束后,老革命又率部参加了解放战争,并在渡江战役、福州、厦门战役中均有杰出表现,并率先解放了某苏南城市,现代媒体的访谈往往围绕这些战役展开。然而,他的最后一次参战却是在金门,但那一战却鲜有人提及。金门之战,解放军情报失误、准备不足、轻敌思想弥漫,诸多因素最终酿成了这起悲剧。发起进攻当晚,因为运载工具不足,所有船只均严重超载,部分队伍建制被打乱。老革命带着指挥部来到海边,因为灯火管制,现场一片黑暗,混乱之中竟然无法找到自己的部队。他曾经试图让就近船只上的其他部队下船,以便让自己的指挥部出海,可是遭到拒绝。于是,只好眼睁睁看着船队出发,心里念着再等第二批登陆部队出海。熟料,战局急转直下,第二批船只仅仅来得及带走了数连作战部队,而老革命却最终未能登岛。于是,那一晚,他和他的多数弟兄们就此阴阳两隔。        在官方战史记载中,该部主要指挥官名字后面都有一个括弧,注明“因伤未能登岛”。这也许是所能想到的最合情理的一个解释吧。老革命在之前的战斗中的确身负重伤,但在那一晚他确是能够并且愿意参加战斗的。命运给了他一个最合适的偶然,让他在今后能够继续自己的生活,却也给了他最残酷的回忆,那些随他转战半个中国的战友们要么客死他乡,要么历尽艰辛回到故土,多数却又要经受无尽的审查。  澎湃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新闻报料:4009-20-4009